sangria-kaki

所以現在算是首推糖豆森吧~為了你我可是放棄了二次元啊!o(`ω´ )o

【锤基】what I desire

what I desire
14
“Loki,你还好吗?需要我进来吗?”Idun有些心急地拍打着盥洗室的门,Loki进去的时间久得不正常。
-
“Idun,”Loki的声音从门内传出,音量不如平常,语调却依旧平稳。
-
“我需要你准备那些东西了。”
-
Idun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这比他们原计划的要提前了几天,可不是什么好迹象。但她并没有怔愣多久,马上就镇定地按Loki的要求开始准备。事发突然并不意味着措手不及,在Thrymheim他们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悉心照料,一切饮食起居都是这个并不富饶的国度的最高标准。尤其是在协议谈妥之后,Thiazi便全心全意地为Asgard的两位贵客提供全方位的帮助。Loki在如何成为母亲这件事上完全没有经验,Idun了解的知识也只是道听途说。倒是Thiazi,一个已经是四个孩子的父亲的巨人,把从怀孕到养胎到生产到恢复整一条流水线的知识都告诉了神界的准妈妈。这些帮助对Loki而言必不可少,可靠的经验之谈让他在陌生的地方也能安心休养。
-
因此当他在这个不备的时间发现自己的下体流出了霜巨人特有的蓝色血液时,他也就并未被吓坏。几年的磨砺让他的魔法愈发精进,他已经可以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恢复自己霜巨人的真身。在这个状态下,他的能力可以得到最大发挥。为了让孩子顺利地落地,Loki没有在Idun面前故意隐瞒真实身份。
-
其实在与Loki分别的岁月里,Idun已经听到了金宫二王子是Laufey之子的传言。起初她确实有些怀疑,但仔细想想便觉得这并非不可能,毕竟Loki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但亲眼见到Loki的变身仍让她震撼了。不是恐惧,不是逃避,只是心疼。Loki变身时眼里闪现的脆弱与痛苦被她毫无遗漏地捕捉到了,这个从小就坚强自立的孩子仍会为自己的出身感到伤心。Idun是个从一出生就备受荣耀的春之女神,她被保护在春天的花园里,不受欺骗与恶意的侵害。但她坚信,她能理解Loki的痛苦,或许整个Asgard,甚至是九界,也只有她,能对Loki内心深处的世界崩塌感同身受。所以她不会流露出一丝一毫对Loki的哪怕是玩笑般的不信任或拒绝,所以她对Loki从来就只有关爱和怜惜。
-
“Asgard的二王子殿下,请您先到床榻上躺好,我会唤我的妻子前来帮助。从现在开始,您大概就会有阵痛感,这很正常,我们要耐心等待宫缩至开指的过程。期间痛感会加剧,我准备了干净的毛巾,您受不了时可以把它咬住,缓解疼痛。噢,我的妻子来了。虽然我从未见过男子生产,但您似乎可以变化和女性相同的身体构造,所以我也不便在房间里呆着了。如果有问题就问我的妻子吧,她会尽其所能帮助您的。我先告辞了。”
-
Loki眼睛睁得大大的目送着Thiazi离开,间歇性疼痛已经开始,他不再掩饰自己的脆弱。只是Thiazi用一张无比严肃的脸讲出详细的产前准备,让他实在难以适应。看来成为父亲可以让一个人真正的成熟啊。不过他也没有精力去胡思乱想了。Idun坐在床边,紧张地握着他的手,有些颤抖地帮他擦拭额际缓缓流下的汗。一绺绺黑色卷发贴在颊边,汗水将发线濡湿,一改Loki往日一丝不苟的形象。
-
紧抿的唇瓣下两排牙齿严丝合缝地扣在了一起。Loki闭上眼睛,他想在仍能保持清醒的情况下蓄积一些力气。斑驳的花纹在他的脸上交织成画,暗蓝色的肌肤也遮盖不了他眼底的青色。他为这个孩子付出了太多,包括他完美的征服计划,包括他的野心。快了,快了,他的生活很快便能回到正常轨道上,往好处想想,他还能有一个被赐予的继承人。成为Asgard至高无上的王、统治九界的颠覆之举即将成功!一切都很顺利!Loki被脑中的幻想振奋了。
-
“啊!”
-
“Loki,你要专心点儿!离生产不久了你还有闲情想些有的没的!”Idun不满地用力拧了一下Loki的胳膊,把Loki的好心情悉数破坏了。
-
“别问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的。你的嘴就差没咧到耳根了好吗!真是的,我一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傻得可爱!”
-
无视Loki赤红色的眼神攻击,Idun就像被赞美女神诅咒了一般不断唠叨着。她太紧张了,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Loki身边陪着,一边安抚地拍着Loki的手一边向神后祈祷。自己紧张的无所适从,他倒好,不将注意力集中在肚子上,还在那里做白日梦呵呵乐!太不争气了!
-
浑浑噩噩的过了两个多钟,Idun发现Loki的手越抓越紧,指甲已经忍不住地往里扣,就差没把自己的手抓伤。她有点疼,但Loki肯定更不好受。在 Loki痛苦的时候,她只想尽可能地为他分担一些。
-
可是Loki不这样想。他趁着自己还有力气的时候甩开了Idun已经被抓得涨红的手,让她换了枕头握在手里。Loki不愿意看到Idun为自己受这些苦。时间差不多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被从内撑开的疼痛。
-
“你要开始用力了。”Loki闭着眼睛听到了脚边传来的陌生女声。
-
“你这是头胎,很不容易。现在你要在每次宫缩疼痛的时候都用力,咬住牙别泄气。”
-
疼!真的是撕心裂肺的疼!Loki不能睁眼,只能皱着眉头感知着一阵阵的疼痛。Idun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她不在自己的身边!Loki放开了手里的枕头,茫然地四处试探。没有人!没有人在自己身边!心痛伴着生理泪水流下,孤独的痛苦让他产生了就此沦入黑暗冥界的念头。他觉得精疲力尽了,集中于小腹的力气涣散,疼痛持之以恒地折磨着他。
-
“你这样不行!”
-
Thiazi的妻子显然也发现了他企图放弃,若是这个时候放弃必将母子不保。
-
“不要忘记用力!不要闭气!听我的指挥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对,呼气的时候用力,没错!你做的很好!Loki,继续!现在已经能看到孩子的头了!这很好!来,我们再来吸气,呼气……”
-
Loki不想让这个孩子随着绝望的自己离开,它还没有睁眼看过广袤的世界,如果因为母亲的不努力而让孩子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这不公平!他现在还不能放弃!
-
一阵温暖靠近,两只手将他仿佛溺水者抽搐般的手包裹。噢,Idun回来了,她还在自己的身边!Loki从未如此感谢过身边能有人陪伴,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幸好还有她。
-
Loki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界了。在疼痛的间歇他只能靠短暂的打盹维持体力。迷迷糊糊中,他听到有一个声音一直回荡在耳边,充满力量。
-
“Loki,加油!真的就快出来了,现在孩子已经出来那么多了,嗯,四根指头了呢!我们只要再忍耐一会儿,就能听到孩子的哭声了呢!我刚刚看到了,孩子是浅色的头发。是金色吧!一定是像阳光一样灿烂的金色!你会喜欢他的吧!等他长大一些你就教他魔法好不好?我们把他带回Asgard一起看着他长大好不好?他可以吃到最好吃的布丁!当然,如果他喜欢,也会有鸡腿!你还没有给他取名字吧?你想叫他什么?只要是你想的名字一定都是最好的!对了,我刚刚知道了他是个男孩!你之前肯定就知道了吧?还想瞒着我,真是不乖!你现在怎么还是那么瘦?他生下来之后我们好好去吃一顿吧!……”
-
天哪,Loki快被耳边喋喋不休的声音烦死了,魔音贯耳,Idun什么时候那么啰嗦了?简直和河边的浣衣妇没什么区别!等自己有力气了一定要好好嘲笑嘲笑她!不过,Loki承认,也正是这持续的声音化成了力量,将他本已枯涸的力量之源充满,让他愈发有气力去为他孩子的平安落地增一分几率。
-
“Loki,现在我会用到一下刀子,可能有点疼,你要忍耐一下,撑过这段就好了。相信我,会没事的。”
-
Thiazi妻子的声音,Loki判断着。他提前合拢了上下齿,尽力将精神集中于两腿之间,他能感觉到冰凉凉的刀刃在皮肤上划过。
-
“啊!啊!!……”
-
“该死!快拿治愈石!他在流血!快点拿治愈石过来!”
-
守在Loki身边的人瞬间紧张起来了,本来温和的耳语变成了暴怒而又压抑的吼声。
-
这,不是Idun……
-
这是Loki昏过去之前,脑袋里最后出现的一句话。

to be continued
———————

销声匿迹了许久我终于回来啦!!六一生娃好选择~生孩子的细节实在描述无能【捂脸…大家凑合着看看吧~

【锤基】what I desire

what I desire
13
'最近的情况怎麼样?'
-
屏退所有侍从女仆,Frigga的寝宫中只剩下她与Odin。
-
Frigga把手从预言宝石上移开,优雅从容地整理了一会儿裙摆,起身走向Odin。
-
'似乎有所好转。'握住了Odin的手,Frigga继续说,'虽然我一开始一点儿都不赞成你的办法,但实话说,这确实有些作用。'
-
那麼久了,Odin总算是露出了一个安慰的笑容,甚至有些调皮。
-
'我亲爱的妻子,相信我。假以时日,这一定能改变命运女神的既定轨道。我们害怕、恐惧、不愿面对的事情都将渐行渐远。你期盼的一家团聚的梦想也触手可及了。'
-
高贵的神后的脸上洋溢著幸福得像普通小女人的微笑。噢,她的丈夫,是那麼的可靠。依偎在Odin的怀里,Frigga止不住笑意。
-
'看来Mimir的眼睛真的让你聪明了不少。'
-
'是啊。当时做出这个决定后,其实我还曾后悔过一小段时间。少了一只眼睛著实难以适应,不过现在,我是无比感谢当年勇敢做出这个决定的自己。'
-
'别忘了还有我这个幕后功臣呢!'嗔笑著捶了捶Odin的胸膛,Frigga的神色突然柔和了许多。
-
'Thor即位之后,不用像你这样大费周章了。虽然他在权术和外交方面远不如你,处理问题也还是思考得过於简单,但他有Loki。Loki从小就在这方面有天赋。如果没有经历那些事,他会成为一个不亚於你的统治者。我一直坚信著。'
-
'我当时是鲁莽了些。但Loki,唉,他太极端了。'Odin垂下头,低低的叹了口气。'都过去了,不提也罢。'
-
'说到Thor,'Frigga有些忧虑地抬起头,'他去哪儿了?'
⋯⋯⋯⋯
Thor觉得有点儿冷,出来的太着急,忘了在盔甲里多加一件打底衫,飕飕寒风就从盔甲的缝隙中钻进来,在皮肤上划出一道道冰痕。屋漏偏逢连夜雨,估计说的就是现在这个状况——下雨了!雨点源源不断地跑到衣服里面,冷得Thor连怒火都无法点燃。握着马韁的手快冻僵了,但他不能停。时间不允许他浪费。在记忆完全恢复之后,Thor作出了他自认为最坚定并且是最正确的决定——把Loki追回来!父亲不是说了么,让他做自己最想做的事,当务之急就是带弟弟回家。以自己对Loki的了解程度,这不会太容易,Thor松开一只手狠狠地抹去了脸上的冰碴儿,天,胡子都要被冻掉了!不过弟弟从来就抵挡不住自己的眼神攻势,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吧。实在不行就打包回家!不行不行,这太粗暴了,弟弟不会喜欢的!
⋯⋯⋯⋯
「Odin与Frigga这边」
-
'他去接Loki了。'
-
'你⋯⋯'Frigga被吓坏了,她可没想让两个儿子用那麼简单粗暴的方法见面。
-
'你应该多给Thor一些信任,Frigga。他已经成长了不少了。再说这也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不该过多插手。'
-
嘴上这麼说,Odin心里可是忐忑不安。谁知道Thor那浑小子能不能把这事儿办好?他要是搞砸了,妻子肯定会怪到自己头上!唉,这又背黑锅又被牵连的日子什麼时候才是个头啊!

to be continued

【锤基】what I desire

what I desire
12
'有没有兴趣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Idun双臂环胸,挑着眉斜睨著Loki,全然没有春之女神的矜持端庄。
-
'三年没见了,我也很想你,Idun。'Loki抱著兽皮毯懒散地靠在火炉边 ,随意的回了句不相干的话。
-
Idun笑了笑。他们已经有三年没有见面了。这对於曾经天天都能腻歪在一起的二人来说,已经是很可观的时间了。乍一见面时,Idun被Loki满面冰霜和苍白的脸色吓了一大跳,又被Loki下马后无遮拦的大肚子震惊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时间女神到底在她最亲密的朋友身上下了什麼魔咒,把骄傲自矜的王子折磨成这个样子!但Loki见到自己之后一瞬间的放松也让Idun大松一口气。自己还是Loki最信赖的朋友,Idun对此满意的很。
-
'不愿意透露一下你那和Vostagg有得一拼的大肚子是怎麼出来的吗?'Idun边说著,起身走到Loki身边坐下,扯了毯子的一角盖在自己的身上,近距离的看著Loki。
-
'我还指望有人能告诉我呢!我可是一朝梦醒就被迫面对这个不可爱的东西,太毁形象了啊!'
-
夸张地大叹一声倒在Idun身上,此时的Loki就像个彻头彻尾的孩子,放下一切戒备,无所顾忌的撒娇。Idun爱死这样的Loki了!以前小小的Loki经常只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幼稚的一面,等长大些,如同普通的叛逆青少年般,把内心封锁得牢牢的,啥都不让别人看。那个时候的Loki,坐在Idun身边也只像一尊石塑雕像,唯一的动弹就是把苹果树上看得不顺眼的小虫子一个魔法变到Odin脑袋上。无伤大雅的小把戏,却也总是被别人指责。唉,大概也只有Idun能站在朋友的立场理解Loki的小淘气了吧。
-
把手放到Loki肚子上,像按摩般轻揉著。
-
'疼吗?'
-
Loki看到Idun眼睛里面的心疼担心,这种不加掩饰的爱刺痛了他冷硬如冰的心。春天的温暖包围著,融化著。曾几何时,也有一个太阳热烈的拥抱著自己,到如今,那炽热已经消失殆尽,连记忆中也无法再觅踪迹。
-
'疼。'Loki披散著黑发的小脑袋蹭蹭Idun的肩膀,'你帮我拿他消灭掉,好不好?'
-
'你总是这样口不对心。'Idun笑著用漂亮的指尖点Loki的脑门。'你真的想好了?在这?Thrymheim的疗养设施跟Asgard可不是一个档次的,你想好了?'
-
'嗯,大不了就是死,也总比被关在牢里无所事事强。'
-
Idun突然挺直背坐了起来,她扭过Loki的肩膀,严肃地看著他的脸。
-
'Loki,你知道吧。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有家人,有朋友。如果你觉得这些都无所谓,没关系,你至少还有肚子里的小家伙。所以不要再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了,你心里明明不是这样想的。'
-
Idun说的一点都不错,Loki闭上眼睛,感受著明明暗暗的火光映在脸上跳跃。他也清楚自己其实并不是一个人。只是,总有一个小恶魔在耳边叫嚣,他渴望站在光明之处,渴望自己成为热与光的源头,渴望俯视众生,受万众瞩目。这也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他差点就成功了,离Odin的王座仅仅是一步之遥,他可以做到,为什麼不呢?至於情理上的对错,又有谁能来判定?

to be continued

【锤基】what I desire

what I desire
11
'為什麼讓他離開?你明知道他現在需要靜養!'Thor恨不得把Mjollnir砸到地上。
-
'眾神都等不了了。'Odin坐在他的寶座——Hlidskialf上,聲音是悲天憫人的冷漠。
-
'可他還懷了孩子!'下一秒,Thor突然降低了音量,'我的孩子。'
-
'Thor Odinson,看來你已經恢復了記憶。告訴我,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依舊是事不關己的態度令Thor憤怒異常,卻又無力改變什麼。
-
'我不知道,父親。我不知道。'Mjollnir碰的掉在了地上,周圍碎出了蜘蛛網一樣的裂痕。
-
'為什麼我會失去這段記憶?為什麼我會忘記我是那麼的愛他?是Loki做的嗎?還是,您?'
-
台階上的魁梧的雷神,自己的親生兒子,失去光澤的金色的頭髮,蘊藏著悲哀的藍色的眼睛。除去那些情緒化的東西,眼前這個男子漢和年輕時的自己是多麼的相似!Odin說不出欺騙的話語,沈默都成了一種罪過。
-
'是我。'
-
'為什麼?'
-
撕心裂肺的吼聲同樣撕開了Odin的心。哈,歷史是多麼可笑的相似!曾幾何時,那個乖巧而努力的小兒子也用這樣九界都崩塌了的表情質問自己啊。活到了已經安於現狀的年紀,兒子們卻都開始反抗。自己是不是都做錯了?
-
'Thor,你還相信我嗎?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難以置信,眾神之父疲憊的像一個Midgard的FPS①。
-
Thor心軟了。曾經威風無限的父親在懇求,懇求一個理解,一個信任。
-
衝動之下,Thor猛地跨了兩級台階,嘴裡擔憂地喊著'Father',但Gungnir威嚴的跺地聲阻止了Thor的進一步動作。
-
對了,不管多麼滄桑疲憊,Odin仍是眾神之父,他的地位不可動搖。
-
'你走吧,做你想做的事,但不要讓我失望。'
⋯⋯⋯⋯
Thiazi迎上來了。帶著Loki在Asgard許久未見的尊敬,單膝跪在了Loki的馬前。
-
'尊貴的Asgard的王子,歡迎來到Thrymheim,Idun女神已經等候多時了。'
-
不願去否認對方的稱呼,Loki只想好好地休息一會兒。暴風喧囂的國度果然名不虛傳,呼嘯的北風讓一個地道的霜巨人都瑟瑟發抖。他現在需要的,是一個溫暖的地方,或者,一個懷抱?
-
'噢,Loki,花了那麼長時間才到,真不像你!你可比我們說好的要晚了兩天!'
-
'Idun,'看著從巨石宮殿中裹著大棉被走出來的金髮少女,露出了出發以來第一個真誠的笑容,'對不起,有些事情耽擱了。'

①FPS
英文全称:
Final Pensionable Salary (UK pension schemes)
中文全称:
最后的退休金的工资(英国的养老金计划)

to be continued

【锤基】what I desire

what I desire

10
Loki一下子从床上挺直了腰,
-
'怎么回事?'他的声音阴冷而显得狠戾。
-
咽下对Loki仿佛毒蛇一般充满防备的吐信子行为的不满,Odin维持着王者的威严:
-
'是Thiazi。每當第一束光從Bifrost的邊際出現之時,所有神祗都會聚集于神殿,共享地窖中百年的發酵蜂蜜酒和Idun前日精心準備好的新鮮蘋果。三天前,一場暴風席捲了Asgard大地,Thor已將風暴驅散。本以為這種小把戲不會造成多大的損失,但第二天,Idun沒有來,當然她的蘋果也跟她一同不見了。你和Idun關係不錯,幾百年來我是看到的。再加上Thiazi太狡詐,Thor肯定不能和平解決這事。所以我派你將Idun解救回Asgard。'
-
Loki定定地看了Odin幾秒鐘,臉上浮現一個淡笑:
-
'尊貴的All Father,容我用自己的話來理解一下。您這次,是需要我,用自己的戲法,巧取豪奪,把您等高貴的神用於美容養生的小零食,搶回來。對嗎?'
-
'Loki!'Odin把Gungnir在石磚上跺得突突響,以此來表達他無法按捺的怒火。'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讓你把屬於Asgard的神祗安全地帶回來!派你去,也是因為相信你的能力!'
-
'哈,相信!真可笑!我從來不知道高高在上的眾神之父有這樣低賤的感情!'
-
'夠了!'
-
Odin閉上了他僅剩的那只眼睛,似乎已沒有多餘的力氣睜開。
-
'我會將Nott的Hrimfaxi借於你,想必這匹馬身上降落的露與霜能給你力量。Scepter只會讓你愈發邪惡,此行它將不會在你的身側。我希望你不要用你的銀舌頭挑起戰爭,只需平安地與Idun相伴歸來。若成功,落於你身上的罪與罰將酌情減輕,但你不要妄想著逃脫一切。如果你已經休息好了,那麼今日就啟程吧。我知道你已經迫不及待地想離開這個讓妳壓抑的地方。'
-
Odin的這番話語讓Loki眼中出現了些微興趣。他妥協般無奈的語氣更令Loki驚奇。Odin的確有明晰一切的能力,Loki不會否認這一點。但他同時也發現,Odin真的老了。自己小時候最憧憬成為的人在這幾年連續不斷的騷亂中,愈發顯得老態龍鍾。這一秒,Loki心中出現了名為慚愧的裂縫,下一秒,這微不可見的縫隙又被報復之情填滿!他仍是無法原諒Odin那麼多年的欺騙,無法原諒一夕之間自己所有努力化作泡影的絕望,無法原諒自己活得像是一個供他人嘲諷的玩笑。得知真相當時的暴虐不甘已被他很好的化解為內斂的復仇之心。沒有什麼可以阻攔他!沒有!
⋯⋯⋯⋯
实话说,挺着个大肚子還在路上奔波真是不好受!Loki滿腹牢騷。他是被Odin以較為隱秘的方式送出神殿的。估計自己這種牢獄之人是不可能有Thor出征時鑼鼓喧天的待遇的吧。不過出了Asgard就好,在那個充滿酒肉腐朽氣味的地方多呆一秒就得止不住嘔吐了吧。
-
Hrimfaxi鬃毛中飄落的霜隨著迎面刮過的風在Loki臉上結成了薄薄的一層冰。像盔甲,像面具。薄冰密实地将Loki的脸覆盖,没有人能去打破他的防备,看清他的内心。鬓角的发被吹得飞扬,蜷曲的发梢跑到了耳后,勾得他觉得痒痒。Loki想笑,所有人都渴望看他的笑话,因为他是God of Mischief。既然他是,那为什么不把它做成一个阴谋?
-
玩笑与阴谋,中间只差一个邪神。

to be comtinued

【锤基】what I desire

what I desire
9
Loki在Frigga的床上安安稳稳地睡了一天半,等他餍足地睁开眼时,觉得浑身骨头都像注入Muspelheim的新能量。充分的睡眠之后,Loki倒觉得腹内孩子出生的欲望没那麼强烈了,不愧是自己的孩子,他正需要尽快将事情了结。至於Frigga的阻拦,Loki自信能够说服她。
-
Odin及时得到了Loki苏醒的信息,待主要神祗会面结束,他便拄著Gungnir赶到了Frigga的寝宫。
-
Loki仍半窝在床上,Frigga坐在床边,握著Loki的一只手,亲密交谈。二人之间的气氛简直不能更加温馨,母亲的爱的确是连众神之父也无法望其项背的,毕竟,Odin恐怕永远也无法让Loki脸上露出此时最真诚温暖的笑容。
-
Loki看到了门口的Odin,也没有遗漏他脸上微不可见的苦涩,但这种苦涩反而给Loki带来了报复般的快感,他眼中出现残忍的色彩,面上恭敬不已:
-
'All Father.'
-
'Frigga,你先离开,我和Loki单独聊聊。'
-
离开之前,Frigga用力握了一下Loki的手,给他一个安慰的笑,又递给Odin一个警告的眼神,才给这对复杂的父子留出了单独的空间。
-
'Loki,你感觉还好吗?'
-
'感谢您的关心,All Father。但让我们直接切入正题吧。您百忙之中抽时间只是来问候我?别开玩笑了!'
-
'Loki!'特意放下的姿态就这样被Loki激起来了。Odin实在是气愤Loki银舌头的本事,若不是有急事,他本该在审判上下令拔掉Loki的舌头!深吸一口气,Odin又平静了。Loki看著Odin变化的全过程,心中止不住地嘲笑老家伙的变脸能力,但Odin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彻底笑不出来了。
-
'Idun不见了。'
⋯⋯⋯⋯
对於春之女神消失这件事,Thor也觉得有些棘手。当然,对於他而言,这并不是多大的麻烦,谁都会想保留一些私人生活嘛,Idun那麼一位美丽年轻的女神自然也会有些小想法,指不定是私下与哪位交好了呢!不过,Odin认为这件事情很严重!因为,Idun的消失意味著她的苹果也没有了!这可不行!Asgard的神殿中,有两样东西绝不能少,一个是Jötunheimr的冰块,另一个就是Idun的苹果。当年Asgard与Jötunheimr的战争起因就是寒冰之匣,当然,最后 的结果是Asgard成功的抢到了那块制冷能力超强的永久大冰块!而Idun的能保持青春的苹果,是一定要在特定时间吃才能有效的。现在到了吃苹果的季节,Idun却消失了。Thor还年轻得很,自然不用吃什麼灵丹妙药,Odin却苦恼眼角多出的几条鱼尾纹了。
-
噢,跑题了。既然Thor不需要吃苹果,那为什麼他会担心呢?
-
答案就是:Thor不喜欢Idun!
-
这可是件奇怪的事情!Asgard的居民都知道,他们的雷神王子是一个博爱的神,所有的女神,不分老少,都会得到他热情过分的对待。特别是自从他成年之后,当他已经有能力把他与女神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时,这种现象便愈加普遍。
-
但是Idun,Thor就是不喜欢!曾经Thor对自己的这个想法也感到很奇怪,现在他想起来了。在小时候某次与夥伴的游玩之前,他突发奇想地准备带上弟弟一起,可是整个宫殿里都没有Loki的身影。这个发现可让他担忧不已,焦急的都忘记可以召唤Mjollnir带他飞。Thor就是一路跑著去找Loki的,他跑过了Balder的宫殿,跑过了Asgard神殿前的清泉,跑到了Idun的小花园。那裏,他看到了Loki,Loki正在树下静静的看书。当他开心地准备喊弟弟去玩时,他看到了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女神坐到了弟弟身边,靠在弟弟肩上,不时的放一块苹果到弟弟嘴里。
-
Thor记不清当时自己具体在想什麼了,反正必然是怒火中烧。一种被背叛的愤怒从心底燃烧起来,Thor非常生气,但是他没有暴躁地冲过去把弟弟从那个他不知道名字的女神旁边拽走,因为那两人的亲密互动让他无法动弹。他从来没见过弟弟可以那麼亲近一个家人以外的人,可以那麼信任大度的把肩膀借给对方依靠,可以那麼自然的吃些那人给的东西,可以让他们之间的气流暧昧得无法驱散!无法忍受!Thor选择了转身离开。这是Thor从小到大第一次做违心的事。他想去将二人拆散,但他不能。那样幸福的Loki,他甚至无法触及。

to be comtinued

哈哈~

今天心情好 让我来更两章\(^o^)/

【锤基】what I desire

what I desire
8
一朵玫瑰,在黑夜中欢笑。
⋯⋯⋯⋯
Thor来了。
-
这可是件稀奇事呢。
-
Loki双手背在身后,踩著圆舞曲般悠闲的步子,踱到离Thor最近的那面防护墙。还以为会是Frigga来呢,没想到来了这麼个讨厌的家伙。隐藏好心中的不满,Loki一脸戏谑地看著那个傻大个儿。
-
'那麼长一段时间之后,我尊贵的哥哥终於来看我了。为什麼呢?来看我的笑话吗?来嘲讽我吗?来炫耀你的光辉吗?哈哈,别费口舌了,这些我统统不在意!'
-
'Loki,够了!'Thor的语气如同他的脸色一般低沈,'停止用幻象吧!'
-
Loki著实吃了一惊,居然被Thor看破了。
-
'你变聪明了,Thor。但是,不要。'
-
当然不能解除幻象!这一片虚假的背后是一个脆弱的躺在床榻上的孕'妇'!呵,都怪Thor这个愚蠢的混蛋过来,如果是Frigga来的话,自己就不用耗费心神维持假象了。
-
为什麼弟弟总是喜欢跟自己对著乾!Thor默默抚额,感到很无力。自己本没什麼错吧?估计弟弟有什麼心理问题,弟弟青春期还没过麼?明明都已经是个成年的神了,还那麼像个小孩子!唉,若放在以前,Thor肯定会不耐烦Loki的小别扭,但现在站著的是一个记忆恢复中的Thor,他脑袋里的幻想画面可是一只闹腾的小黑猫露著肚皮四处挥爪子,可爱的不得了!果然还是早点把弟弟放出来好了!咳咳,不管心里如何波澜起伏,面上也要保持当大哥的威严!
-
'随你吧。我这次来是有正事的。现在Asgard出了些困难,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成功完成任务后,父亲会将你从轻发落,怎麼样?'
-
'嗯,说来听听?'
⋯⋯⋯⋯
答应Thor的提案后,Loki唯一的要求就是他要见母亲。考虑的小儿子内心的脆弱,Odin也就答应了这个请求。一到Frigga的面前Loki就撑不住了。本来已经虚弱的身体,又逞强地用了那麼久魔法,再高级的魔法师也无法抵挡这种疲惫。Frigga心疼地看著倒在床上沈沈睡去的Loki,轻柔地将魔法注入。
-
'Loki就快生了,他的身体也透支了。你不能让他在这种状态下去帮你解决那些上不了台面的问题!'Frigga侧过脸,不满地对Odin低声控诉。
-
看著床上脸色苍白、眼窝深陷的小儿子,Odin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心疼。牢里的日子让小儿子又瘦了许多,眼睛下面的青黑色也很浓重。那麼瘦弱,只有腹部高高耸起,愈发显得病态。
-
'你照顾好他。'Odin走近Loki,轻轻地抚摸了儿子光洁的额头,微微勾起嘴角,转身离开了。
-
Frigga目送Odin离去,笑著牵起Loki的手:'你看,你父亲是爱你的。你什麼时候才能解开心结?'
⋯⋯⋯⋯

to be continued